【南网杯·永远跟党走】医者父母心——记省级非遗传承人阿格

6月16日一大早,香格里拉市阿格中藏医门诊里的几名医护人员就忙碌开来,迎接宾客、接收患者,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当天,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浮针专业委员会一年一度的福友会在这里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福友会的专家、患者齐聚一堂,开展问诊、交流活动。专家们现场为患者诊治疑难病症,为诊所里的医务人员以及会员们解疑释惑,诊所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热闹。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浮针专业委员会负责人、浮针发明人符仲华说:“以前几届福友会都在南京和北京两地举行,今年选在香格里拉,主要原因是阿格医生的浮针诊疗技术、服务群体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和数量,符合举办福友会的条件和要求。”

阿格是迪庆州藏族民间传统藏医骨伤疗法传承人——瑙巴亨噻家族藏医骨伤疗法第六代传人。她从小热爱民族医学,常常效仿父辈诊治患者,3岁就开始跟随父母学习瑙巴亨噻家族传统藏医骨伤疗法,自读小学起,就能处理简单的肌肉损伤、软组织挫伤等病症。

1994年至1998年,阿格就读于迪庆卫校藏医专业。在校期间,她在传承家族骨伤疗法的基础上,结合学校所学的藏医学理论及中医理论,开始了自己的行医历程,治愈了许多患者,在校内及周边村寨有了一定的知名度。1998年8月毕业后,阿格在德钦县人民医院藏医科工作,在医院领导的支持和帮助下,克服困难,创办了第一个德钦县藏医骨伤科,通过内服藏药、外敷草药、针灸及手法复位,每年治愈病人近千人次。2000至2014年,阿格先后取得中医学藏医学方向专业专科、本科学历,并先后考取初级、特级中医按摩技师资格证。2006年,阿格被德钦县人民政府评为“德钦县先进科技工作者”。2010年,阿格调入迪庆州藏医院理疗科工作。在和兴明医生的栽培下,阿格凭借扎实的整复骨伤功底,1年时间里全面、熟练地掌握了藏医骨伤疗法的整复手法、外敷草药配制、牵引固定等诊疗技能。

为更好地传承瑙巴亨噻家族藏医骨伤疗法,2013年2月阿格离开医院创办了阿格藏医门诊(现在的阿格中藏医门诊)。2014年1月,她被迪庆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命为迪庆藏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藏医药(骨伤疗法)》代表性传承人,2014年9月被省文化厅命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开办诊所不只是为了赚钱,更重要的是希望运用各种有效的医疗技术解除患者的痛苦。” 阿格说。

医者父母心。几十年来,阿格始终恪守一名医者的道德,处处为患者着想,让患者花最少的钱享受最好的治疗,视患者若己亲。然而,医疗技术不是与生俱来、天生就具备的,是需要不断地去学习、实践、提升和完善的。行医20多年,阿格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仅仅局限于传统的藏医和自家的传承医学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需求,只有不断地探索和学习,才能够提升自己的诊疗技术。

为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和医疗技术,2015年5月,阿格开始外出学习浮针疗法,把传统治疗手段与现代医学完美融合,不断提升诊疗技术,治愈率达80%以上,深受广大患者的好评。前来就诊的患者范围也在不断扩大,除我州的患者外,还有大理州、丽江市和四川省甘孜州、阿坝州、宜宾市,西藏自治区芒康、昌都等地的患者。直到目前,每年接诊患者近14000人次,诊疗范围涉及股骨头坏死、面瘫、失眠、抑郁、黄斑变性、功能性便秘、劲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肩周炎、骨质增生、腰肌劳损等60多种急慢性疾病。

“我这个病已经跑了成都、昆明等几十家大中小医院,都说需要做股骨头置换术,除此之外没有其它更好的治疗方法。但我不愿意再次手术。两个月前,在一位老乡的介绍下,我来到这里接受浮针治疗,短短一个疗程,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回去后,我遵照阿格医生的医嘱休息了几天,本来无法触地的左脚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这次我是从昆明赶过来做第二个疗程的治疗的,希望能彻底治好。” 来自四川省宜宾市的患者何荣一边接受专家会诊一边讲述他寻医问药的过程。

10多年前,何荣不幸摔倒,导致股骨骨折,手术后出现了股骨头缺血性坏死。10多年来,何荣的家人带着他东奔西走,四处求医,最终还是无果。直到两个月前来到阿格中藏医诊所接受治疗后,他才看到了治愈的希望。

“我能重新站起来,多亏了阿格医生。刚开始,我也不太相信这么一个小小的诊所能治好我的病,可结果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如果继续拖下去,再花几十万元也未必能治得好,最后可能会终身残废。真的非常感谢阿格医生,她不仅人好、医术好,治疗收费也特别低,减轻了我不少负担。” 何荣说。

“如果不是遇到阿格医生,我可能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阿格医生不仅治好了我的病,还帮我免去了所有的治疗费用,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她!” 在接受采访时,此里取此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家住德钦县云岭乡西当村的此里取此6年前患了严重的下肢静脉栓塞,几乎无法行走。由于家庭经济困难,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到了后期基本无法走动,只能长期坐在家里。得知这个情况后,阿格决定免费为她治疗。一年来,阿格为她做了多个疗程的治疗,分文未取。如今,此里取此逐渐恢复,已经能够自己行走。

作为藏族民间传统藏医骨伤疗法传承人,阿格始终牢记父母和老师的教导,不忘行医的初心,积极参与公益事业,每年定期慰问孤寡老人,时常救济家庭困难的患者,免费为他们治疗直至痊愈。诊所创办以来,每年为孤寡老人、僧人、学生减免4至8万元不等的费用;2015年邀请省外专家到香格里拉市义诊3天,就诊患者600多人次;2020年8月向迪庆蓝天救援队捐款18000元,同时资助2名贫困儿童上学。

阿格在自己努力进取的同时,还不忘培养下一代传承人,先后把两个侄女和自己的女儿培养成接班人,并报考相应的医学院校。目前,两个侄女已经大学毕业,并考取了相关资格证书,均跟随她在诊所里进一步学习家传藏医骨伤疗法以及浮针疗法。

阿格的侄女立青拉木说:“高中毕业后,我们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医学专业。学医虽然很辛苦,但是我们几个从小耳濡目染,看到父辈们行医不仅能帮助别人解除痛苦,还受到别人的尊重,所以我们都非常热爱医学,渴望将来能够像他们一样做一名受人尊重的医生。将来的行医路上,我们会铭记父辈的教诲,不断学习,竭尽全力为患者服务。”

阿格说:“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医院,更好地把技术传给更多的医学爱好者,让他们去医治更多的患者、祛除更多的疾病、解除更多的痛苦。”

0 thoughts on “【南网杯·永远跟党走】医者父母心——记省级非遗传承人阿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